<sub id="jdf1n"></sub>

    <dl id="jdf1n"></dl>

    <span id="jdf1n"></span>

            <sub id="jdf1n"></sub>
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jdf1n"></pre><address id="jdf1n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藝術市場
                會員專區

                藝術展廳

                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藝術展廳
                吳定川
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5-11-02 09:09:24    來源:

                摘要: 吳定川,甘肅省榆中縣青城人(祖籍山東歷城),生于1952年,現為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,甘肅省書畫研究院副院長,甘肅省美術家協會理事,蘭州市美術家協會副主席,蘭州市作家協會副主席,蘭州交通大學兼職教授,蘭州理工大學兼職教授。 吳定川國畫作品多見于《美術》、《國畫家》、《中國書畫報》、《人民日報》等報刑雜志并專題評介,多次入選或受邀參加國內外展覽并獲獎,多次在北京、廣州、蘭州等地舉辦個人畫展,作品被人民大會堂等多家收藏機構收藏。作品入選《當代中國美術家作品集》等多種大型畫集,入編《當代中國美術家》、《美術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吳定川,甘肅省榆中縣青城人(祖籍山東歷城),生于1952年,現為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,甘肅省書畫研究院副院長,甘肅省美術家協會理事,蘭州市美術家協會副主席,蘭州市作家協會副主席,蘭州交通大學兼職教授,蘭州理工大學兼職教授。 吳定川國畫作品多見于《美術》、《國畫家》、《中國書畫報》、《人民日報》等報刑雜志并專題評介,多次入選或受邀參加國內外展覽并獲獎,多次在北京、廣州、蘭州等地舉辦個人畫展,作品被人民大會堂等多家收藏機構收藏。作品入選《當代中國美術家作品集》等多種大型畫集,入編《當代中國美術家》、《美術家傳》等。出版有《吳定川花鳥畫選》、《吳定川花鳥畫集》、《吳定川花鳥扇面畫集》、《吳定川寫意花鳥畫集》、《丹青吟·吳定川題畫詩選集》、《生命緣·吳定川題十二生肖詩選集》等專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 甘肅省榆中青城人(祖籍山東歷城),生于1952年,蘭州大學研究生,就職于蘭州市市政工程管理處。現為甘肅省美術家協會理事、甘肅省書畫研究院副院長、蘭州市美術家協會副主席、蘭州市作家協會副主席、蘭州交通大學兼職教授、蘭州理工大學兼職教授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國畫作品多見于《美術》、《國畫家》、《中國書畫報》等雜志、報刊并專題評介。多次參加國內外展覽并獲獎,作品入選《當代中國美術家作品集》等多種大型畫集。入編《當代中國美術家》、《世界美術家傳》等。出版有《吳定川花鳥畫集》、《吳定川花鳥扇面畫集》、《丹青吟·吳定川題畫詩選集》、《生命緣·吳定川題十二生肖詩集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甘肅是中華民族遠古文明的發祥地,歷史上更是中西文化重要的通道,至今在這片土地上積淀著深厚的文化傳統,甘肅人對書畫的熱愛,我是深有了解的。吳定川就生于甘肅的榆中青城。20068月我來到蘭州與吳定川相識,交談后定川即拿出他的花鳥畫作品請我評鑒,并贈其畫集、詩集三冊。靜下來,細細品讀吳定川的作品,感到其畫技有道,意韻生動,真是一草一木吐露真情,一禽一鳥恍同身受。

                  寫意花鳥畫自五代時的徐熙,到兩宋的蘇軾、楊無咎、鄭思肖等。數百年中,傳統的寫意花鳥畫始終沿著托物言志,抒情寄興的道路發展,從徐渭、陳白陽到八大山人朱耷,揚州八怪諸家莫不如此。近現代的吳昌碩、齊白石、潘天壽等花鳥畫大師也都沿著這樣一個創作道路前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寫意花鳥畫乃水墨丹青之道,道即規律,道即精神,規律如何掌握,精神從何處來,主要從畫家的內心世界,從他的思想深度和文化修養中來,從深切體悟和傳統文化積聚的毓養中來。吳定川自幼歷經磨難,形成了他自強不息的堅毅性和對事業的執著追求,形成了他豪爽寬厚、灑脫自在的性格和自由創作的心態。杜甫《戲題山水圖歌》云:能事不受相促迫,王宰始肯留真跡。說的是一種創作心態。論筆墨、說結構、談意趣,并不是空泛地說說,意趣來自心靈,而心靈只有在不受外來干擾時才能保持自由,有心靈的自由,才能有創作的自由。道法自然,率性求真,才能創作出好的作品。吳定川的畫正是這樣,在繁冗的工作之余,以書畫調節身心,把揮毫潑墨作為一種休息。作畫時,沒有專業畫家的過于執著和刻意雕飾,沒有那些追名逐利之人的利欲熏心,自然就有了作畫時的心靈自由。交談中吳定川曾說:我雖然自幼就喜愛畫畫,但長大后卻一直從事市政工作。畫畫所追求的是作畫過程的自由體驗,是一種精神的宣泄。正因為如此,我從定川的作品中讀出了在狂放抒寫時散發出的豪氣;在自由奔放中所透露的靈氣;在整體構成上所顯現的大氣。他的筆線剛正有力,墨色淋漓酣暢,畫風豪放灑脫,勁健樸茂,氣息品格中顯露出人文內涵和生命意蘊的體悟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吳定川的扇面畫集中,我看到了一批形式感很強,筆墨雖簡,但內容豐富,構圖奇巧、取材廣泛,既沒有落于三友四君子的陳套,更不拘擬于春、夏、秋、冬之框規,雉雞回首、寒鴨戲水、山鳥覓枝、燕雀比翼,形象靈動,情態各異,表達了生命瞬間的意蘊,疏密虛實,相破相成,整體構成上顯得尤為大氣,特別在色彩上大膽潑辣,有喜慶祥和的大紅大綠,大俗大雅,清淳質樸的民間藝術借鑒、有古樸典雅、清和平淡的傳統色彩陳規的探索,更有色墨交融、凝重鮮活,豪放灑脫,濃郁而強烈的時代氣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縱觀吳定川的花鳥畫作品,構圖講究平衡和體勢,既有水墨酣暢的潑墨潑彩,也有勁健有力,含蒼帶潤的點線組合。有時放筆直寫,氣勢激射外揚,有時沉靜穩健,墨韻平和淳厚。如他畫雞,特別是畫雄雞,用筆沉著痛快,一氣呵成,每見雄風英姿、昂首傲立、凜凜然使見之者為之精神振奮。他畫鴨,筆調輕松柔和,墨彩交融,生動活潑,或戲于水畔,或棲于花蔭,怡然自樂。枝頭小雀、清荷翠鳥、林下雉雞、鵲上梅梢……各種山禽野卉令人觀之饒有情趣,帶霜寒菊,傲雪紅梅,荷塘清風、翠竹綠蔭、層層含煙帶露,生機勃勃,有一種難能可貴的氤氳氣息潛藏其中。除了構思精巧、法度嚴謹,在章法、造型、筆墨、色彩、意韻等方面得心應手,在筆歌墨舞中抒寫鮮明個性之外,傾注中國傳統藝術精神的詩性,以詩人的修養和情懷展開豐富的藝術想象,使畫中的情境、意趣得以升華,是吳定川花鳥畫創作的又一特點。他落墨之前先求立意,收筆之后又字斟句酌地反復推敲,配以詩句點題,如《空谷棲心無言時》、《一宿露濃未覺涼》的淳淳寧靜;《笑迎春光喜送秋》、《迎來春色滿人間》的淋漓濃烈;以及《好鳥枝頭亦良友》、《問君能有幾多冠》的幽默、超逸。這些畫題畫龍點睛抒發胸臆,深化了作品主題,使人在欣賞作品的同時,體味到人世間的酸甜苦辣,品味出世態炎涼,人情冷暖,更重要的是得到了人生哲理的深刻啟迪。

                  感時花濺淚,恨別鳥驚心心歡花亦笑,花謝人亦愁,發自肺腑的深情、修養與道德力量的潛移默化,正是花鳥畫超越實用功能而進入精神境界,代代受人喜愛的最重要的原因。解讀吳定川的花鳥畫作品我看到的是豪爽真誠,看到的是自然率真,看到的是他對人生世態的感悟,看到的是他對藝術的執著追求和堅持走屬于自己的創作道路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  相關作品

                大旺国际登录|官网-欢迎您!!